佛 光 寺
FO GUANG TEMPLE
言传身教 诲人不倦——元音老人轶事
河豚好吃

一次在老人家里,几个弟子谈论什么食品好吃。有人说这个好吃,有人说那个好吃,习气一来忘乎所以,讲到很多荤菜。老人只是微笑着听,默默无言。最后大家问:师父您说什么好吃啊?老人笑着说:河豚好吃。这几位后来才明白过来:河豚有毒啊!

喜看足球

老人从小喜欢运动,犹爱足球。2000年正月初一圆寂当天的中午还看电视台足球赛,看后说:我们的足球怎么搞的?踢都踢不出去。

王阳明的功夫

老人多次讲到王阳明的观照功夫:“我们读王阳明先生的传,王阳明先生是理学家,实际是修佛法的,参禅的……他是开悟的人,就在龙场开悟的……他是政治家,军事家,带兵打仗啊,他骑在马头上,眼光不离马头八尺远近,骑在马上,观照自己,不要跟境界跑。他带兵打仗啊,还这样做功夫。”

虚名不可求

想起一桩往事。记得那还是在早些年的时候,赵朴老曾经邀请师父出来担当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一职,师父婉言谢拒了。师父尝言:名利是人最大的一个枷锁,特别是个“名”字,许多人争啊争的,把头都争破了,包括许多修行的人啊,不知不觉地就被个虚名牵着鼻子走了,修了半天,白修!哈哈!

禅宗

有人说心中心法是密法,老人明确地说:“我这个密宗是禅宗。”(《上海随缘开示》15集)

父亲还是师父

有一回一个弟子跟上师说:“上师啊,您年岁大了,也没有个一儿半女的,我认你做父亲好吗?”上师笑笑回答说:“做父亲嘛,就一生一世。做师父嘛,就生生世世啦。”

倒夜壶

那时候师父还没搬到莘庄,住在杨浦区的渭南路,一间很窄的小房子,大概就几平方米,仅能容一张床、一张桌子。现在我们都很难想像。一位师兄跟我讲起一件他终生难忘的小事。有一回,他们几个人去见师父,早上去的比较早,他们在门口等师父,只见师父开门出来端着一个夜壶要去倒。他们一看师父这么大年纪(那时已差不多九十了)还要去自己倒夜壶,那怎么行呢?要知道师父倒夜壶还要下楼走一段路程呢。大家争着去倒,师父说“我倒惯了,不用你们去”。最终还是师父自己去了。

从不浪费

老人有时和大家一起讨论些问题,有人会买些花生之类的零食,边聊边吃,经常会有些花生子掉落桌上。事情说完了,大家就走了。老人就把落在桌上的花生一颗一颗地捡起来,从不浪费。还有,老人的房间从来都是整理得干干净净的。

德摄异类

南京有一位刘师兄,在报社工作,早年上师曾住他家。他家有一条狗,总是依偎着上师,温顺得象一只猫,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温顺的狗。后来上师来到河南,有两条很凶的狗,见了上师也是这么温顺,就如狂怒的醉象见到释迦牟尼佛,变得安详一样,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谦虚慈和

大凡亲近过老人的学子,都深深感受到老人的谦虚和慈祥,使身边的人“如坐春风里”,在不知不觉中受益良深。对别人的赞叹,老人一向都说“不敢当”,而对于自己的著述,老人则自称是“不像样的陋文”。

大悲为本

诸佛菩萨应化度生,无不以大悲为本,本立则道生。据老人身边弟子回忆,老人谈到观音菩萨时曾多次不由自主地落泪,说:“观音菩萨是很慈悲啊。”老人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很多弟子都知道,常有人找老人诉苦,讲的都是家中芝麻蒜皮的烦心事,可老人能连续听他们讲个半天,没有一点儿不耐烦,这不就是最真实的慈悲流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