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光 寺
FO GUANG TEMPLE
王骧陆祖师复元音老人的一封信

钟鼎贤契:

接信并款收到。

心菊是用功的人,又是个不会用功的人。凡用功者莫不求有所得,即是不会用功者。更有一班以为即此便是,不求深造,于力上加功。茫茫荡荡,入流浪而不觉,是偏于空而不觉,此又岂是用功之人?怕妄念、求入定、开喉即见心矣。且问伊何以谓之妄念、何以为之定?凡慧目初开之人,正要伊加功认识得清,不可草草,认为即此便是一了百了矣。

一了百了者,是本来如是。但力有未足,一时见到,还在光影门头,尚做不到如是。世人遂分理事为二。经上亦云:理属顿悟,事属渐除。故见到还不能算数。初起妄念,是怕伊、必打杀伊,所谓“护生须用杀”。到中间,才知妄念是妄。既云“妄”,则非实,何又怕他!但只防他。再到后来,又知妄是烟焰。根本不举火,妄依何处而立乎?

故真妄不二,同一缘影。无圣凡、无动定、无垢净等等。以无生灭故,只常常凛觉。一见了更不着这见,所谓“一见更不再见”,以本来如是也,一了更不言了矣。所谓“悟”者,且道悟个什么?悟得心心法,所谓“再用何工”。可自己于此中求得,更不必多所取法,或与古人争胜劣。所谓《指月录》公案中,一一境界不同,我即借以考证而已。不是不可看,只不要多求深入,成一净妄,是出一海,又入一海也。

来书所云,果能念念不愚,自然常生智慧,一切处不为所惑,阅经论亦不为所惑。求道理、求神通即惑了也。定中明见十方世界等等,是神通作用,此定乃不惑。后力量充足,绝无隔阂,与法界无不相通。无能见所见者,谓不着于能所也,非离能所也。古人云:“见色闻声不用聋”,正是此意。来论是偏于空无了。你此时力尚不足,如一小树,虽成形,未可取以为栋梁之材,然终有此希望也。性急亦是习气,多疑正是烦恼。

《觉有情》所载藏密所修法,彼是西藏人,尚不通华文,于成佛之义,未能阐明。而世人好奇往求者,亦是根本不明成佛为何事,终不知见性成佛之义,总以为有神通即是佛也。此理不可草草,谈过当俟异日。体用二义要分明,世人重用不重体,重枝叶不重根本,奈何?

又破三关一说,不是容易事,不到八、九地,不能破重关。破了重关,古人还不许是禅。本来禅是什么,一着你的口,便成口头禅也。哈哈。

月底可以到申。正想法打通行证,至多一个月,不能再多矣。

匆复即颂:

日祉。

相六手助

廿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