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光 寺
FO GUANG TEMPLE
如沐春风——黄修怡居士访谈

我从前皈依过藏密宁玛派,后来师父圆寂,部分同修就改修净、修禅。我看到《禅》刊上登载的《略论明心见性》,觉得很相应,就到处打听如何联系到元音老人。后来有同修的师兄联系上心中心法,并适逢一位修心中心的老师到广州,我们因此有缘先修了六字大明咒法。之后,因儿女均在国外的原因,我和老伴一起移民加拿大,错过了95年师父到广州弘法的机会。

97年我回国时,广州贾师兄告诉我:师父到了汕头。我立即打电话联系,师父叫我马上赶来汕头。我第二天上午到达汕头,即约了在当地工作的一位同事——也是老同学——去拜见师父,师父慈悲地给我们两人传授心中心法。

初见到师父就觉得很脸熟,好象从前在哪里见过,于是冒昧问一句“元音师父,您是哪年退休的?”这句话听起来很唐突无礼,但师父明白我问话的心思。他慈和地说:“1958年我在上海邮电局四川路分局退休的……”

我和我的同学都恍然大悟:哦,我们原来竟是师父的部属!因我们1955年末至1956年初就是在四川路分局实习的,这个分局是上海市话的中心分局(最重要的大分局)。当时师父是四川路分局的分局长,是很有工作能力很受人们尊敬的领导。

四十二年后,我怎么也想不到当年这位倍受我敬重的老领导又是指引我了生脱死的一代宗师啊!感谢佛力加持。

师父说:“我要你来汕头,因为等我到广州的话,你时间就来不及了。”事实真的如此,师父到达广州的当天,就是我离开的那一天,我回加拿大的机票已来不及改期。师父为我安排周到,我无限感激。四十二年后再见到师父并由他亲自授法,是极大的因缘。在两天时间内和师父相处了六个小时,我的身心如沐春风,充满法喜。

女儿在加拿大,我想让她也修佛法,就问师父:“我可否代传六字大明咒给女儿?”师父听后,沉默半分钟,说:“可以”。回到加拿大后,在97年4月下旬一个下午,我为女儿代传法。心里默告:“元音师父,我现在代传六字大明咒给我女儿。”然后按仪轨礼拜佛菩萨和祖师并传法,仪式圆满后女儿站起来很惊讶地说:“妈,我看到一条筷子般大小的明亮黄光,从头顶灌进来。”师父真是慈悲啊,记住了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和见其他师父不同,见元音师父感觉就像见到父亲,又像兄长,又像朋友,他慈祥、庄严、祥和。他有很不可思议的亲和力、摄受力。我们跟他在一起都舍不得走。跟师父聊家常,聊家庭烦恼。他也没有一点不耐烦,总是用眼睛慈祥看着你,用心听你说话,有时沉默,有时讲一两句话。我想师父的沉默也是一种不言之教,无非要我们不为烦恼所转。他耐心地听,不会不耐烦。记得当时我们对师父说:“每个弟子都希望您住到他家,多住几天。”师父却说:“顶多七天,打扰人家多不好意思啊!”我们要走了,师父每次都是亲自送到门口,这是何等谦虚平等的伟大人格啊。师父的传承现在发扬光大,我们很高兴,愿大家共沾法喜。

正是:四十二年重聚首,喜沾法雨精进修。音容笑貌甘露语,如沐春风记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