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光 寺
FO GUANG TEMPLE
反拆迁僧人被强行驱逐 兴教寺拆迁事件暗涌再起


       护国兴教寺(资料图)2013年9月12日,曾经因为申遗“强拆”事件备受关注的西安兴教寺再起波澜,在兴教寺住持宽池法师主持的兴教寺班首执事会议上,曾反对兴教寺拆迁的僧人宽航法师等被强行迁单(驱逐)。宽航法师在保卫兴教寺事件中,多次挺身而出,维护佛教权益,这样的僧人被赶走,兴教寺事件是否再度升级!而最近,上海东方卫视发出一则报道《陕西:兴教寺原状保留继续申遗》,报道中称陕西文物局充分尊重寺院的意思,不再拆除,而是原状申遗。报道里兴教寺的僧团积极的维护寺院内设施,迎接考察团的到来。这一则报道仿佛在说兴教寺不会被拆除了。而此前的西部网的一篇名为《联合国将考察陕西申遗兴教寺是否拆迁看专家》其实已经真正的答案告诉了我们:兴教寺是否会被拆除最终还是要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专家的意见。自从5月30日强拆大限过后,兴教寺上下始终被一种人工粉饰的“天下太平”包围着,“不拆了”、“不申遗了”的说法不绝于耳。然而,在日甚一日的暗潮汹涌中,“拆迁”两个字彷佛一把利剑悬于兴教寺上空,谁也不说不清,这把寒光四射的剑何时落下来。围绕兴教寺的激烈博弈始终未见稍歇。尽管背后的暗箱操作不为人知,但从兴教寺住持宽池法师的前后态度变化上,不难想象有关部门背后进行过多少“孜孜不倦”的努力。兴教寺事件之初,宽池法师曾明确表示“担心权贵资本践踏僧众人权”,“总之别把手伸进兴教寺内”,并亲赴中国佛教协会求援。然而随着宽池法师升座方丈法会庆典的临近,原先态度坚决的宽池法师变得再也不肯明确表态,一方面长时间保持沉默,另方面一反常态地撕掉了“中佛协发对兴教寺拆迁的声明”。

寺院里先是进驻了维修队,近日大殿前更设立了丝绸之路申遗标识牌,寺内各处密布了监控摄像头,工人们正在施工,寺院内外为迎接申遗进行的绿化和道路整修也在紧张地进行。很难想象,所有这些工作,倘若离开了宽池法师的首肯,又如何能够推进?

然而,正在外界为宽池法师的暧昧不明进行猜测时,一个确切的消息传来,反对寺院商业化的宽航法师等人被宽池法师强行迁单(驱逐)了。这可以说是宽池法师几个月来最为明确的一次表态,但令人震惊的是,这表态不是保卫兴教寺,而是赶走护寺僧。据寺院知情人士透露,宽池法师与宽航法师同为兴教寺前任方丈常明老和尚法子,宽航法师此前为兴教寺的书记师。自兴教寺事件以来,宽航法师屡次明确表态,反对兴教寺商业化,从此,宽航法师等人步履维艰,不仅遭到以宽池法师等僧众孤立,甚至其一行一动也被严密监控。强行迁单(驱逐)的突然发生,尤令宽航法师感到寒心。他说:“下个月大和尚就要举行升座仪式了,宽航法师原本打算参加完大和尚的升座仪式之后,自己主动离开的。毕竟是同门师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没想到……”他摇摇头,示意不愿再说。据悉,宽池法师将在十月底举行升座仪式,届时他才将正式成为被有关部门“认可”的兴教寺“合法”住持。不仅如此,十月份的兴教寺还将迎来申遗大考。也就是说,这个即将到来的十月,不仅将决定宽池法师的命运,还将决定兴教寺的命运。陕西省文化遗产保护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周萍表示,按照世界遗产申请标准来看,兴教寺的功能区结构是不对的,现代建筑是兴教寺自己筹钱盖的,而不是国家拨款,“我们会把这些情况跟专家讲清楚。”其实本地的遗产专家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认为是应该拆,而且他会把这一情况反应给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专家。成功申遗是他们的最大目的,所谓不拆兴教寺不过是迫于媒体与佛教界的压力下的无奈之举,如果兴教寺建筑的确会妨碍申遗的结果,他们又不想承担“拆祖坟”的恶名,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刀杀人:积极主动的配合联合国专家,由专家之口表达拆迁之义,骂名也就顺利的转嫁到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头上了。而且,陪同专家的是他们,为专家做翻译的是他们,给专家提供材料的也是他们。联合国专家是在他们全程的铺垫之下来作出的决定,那么,“拆与不拆”谁的实际决定权更大呢?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专家到底有多大程度能够秉承公正真正来保护文化遗产呢?最近发生的一事则另人担忧:北京城区智珠寺日前被授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其实,被当做古建筑群文化遗产保护的智珠寺在北京坊间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东景缘酒店(TempleHotel)。智珠寺在解放后曾被用作民居、工厂,对于这样的历史错误不仅不纠正,相反却在修缮保护的名义下再一次“被沦丧”于市侩。与智珠寺共同列入同一个“文物保护单位”的嵩祝寺被全部推倒,用新材料重建。周身被五颜六色的油彩包裹,焕然一新,已经改造成一个人均消费500元以上的私人会所。据媒体报道:修缮后的寺庙建筑群以全新面貌回归公众视野,并有了一项新功能,就是“举办各类文化盛事和活动”。2012年11月和12月,媒体记者两度前往嵩祝寺及智珠寺探访发现,如今两座古刹均已成高档会所,其智珠寺被用作西餐厅,嵩祝寺则专营粤菜……历代章嘉活佛住持的寺院成了声色犬马之娱的外壳,这就是所谓的“极端忠实于原貌”的修缮保护,这就是所谓的古寺“新生”!原貌在哪里?佛教在哪里?为了商业开发的“修旧如旧”与文化何干?与人文关怀何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一个早已丢失了文化内涵的古建空壳颁发了保护奖。可想而知,他们的公正在哪里?他们的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又在哪里?他们又多么容易被申请单位“精心”准备的材料所蒙蔽。玩弄文字游戏,终究难逃群众的眼睛当我们再重新回顾8月26日一则消息,然后将最近的相关消息连在一起,则一切的答案就全部揭晓了。在8月9日的陕西晚报里,西安市政府公布了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大明宫遗址、大雁塔、小雁塔、兴教寺塔等五大古迹保护管理办法,其中有一条是“不得利用兴教寺塔进行经营性活动”。请注意,这里只保护“寺塔”,从来没有明确过要保护兴教寺。9月5日,西部网发表报道《联合国将考察陕西申遗兴教寺是否拆迁看专家》;9月9日,上海东方卫视新闻《陕西:兴教寺原状保留继续申遗》;东方卫视的报道只说明是“原状”申遗,从未表明申遗之后一定不拆。最终是否会拆呢?是要看专家的意见。这一系列的报道不过是当地政府为了逃避指责,规避风险而玩弄的文字游戏和舆论控制手段罢了,兴教寺是否要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当地政府的手里。如果他们尊重佛教徒信仰,重视文化,尊重玄奘大师遗愿,那么完全可以从中华传统文化的特殊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角度出发,说服联合国专家,兴教寺就可以九死一生。如果他们想挽回一直以来在舆论战上丢失的脸面,弃良心于不顾,宁可背着刨祖坟的千古骂名,也可以准备一系列兴教寺新旧建筑布局不合理的证据和理由,那么兴教寺就在劫难逃了!我们急切地呼吁各方在这个紧要关头,能够一如既往地持续关注与坚守,用我们民众舆论的力量,为兴教寺的命运争取回转的生机!(佛光文化清心 整理编辑 文字来源:单春华 任无心)